2023-02-13

【電影心得】伊尼舍林的女妖 The Banshees of Inisherin 簡單的故事背景 簡單的對話 好像很平凡 卻又值得思考的暗黑喜劇

By dewdewcheng

最近跟朋友推薦這部電影,濃縮心得感想,只簡單用了兩個字:很妙!這是一部很妙的電影!初看到電影名字一定會疑問滿滿,到底是什麼東西?更別說買電影票時連全名都講不出來,只講的出女妖兩字(員工呼喊開放進場時也只說了女妖啦)。故事背景設定在愛爾蘭內戰將結束的那一年,主角們住在愛爾蘭一個名為Inisherin的小島上(虛構的島),男主角Pádraic(Colin Farrell飾演)和Colm(Brendan Gleeson飾演),兩位好友突然之間形同陌路,對,這件事就是電影的開頭和整部片的主軸。話說這兩位演員,我都不知道他們是愛爾蘭人(失敬)!!!

昨天明明都還好好的啊….

這天Pádraic和平常一樣前往好友家敲門,要一起前往鎮上的酒吧喝杯小酒聊聊天。不料,這天,好友坐在屋內卻完全沒有理會他的呼喊或是敲門聲。他只好自己前去酒吧,連老闆都吃驚問道:你們吵架了嗎?他遇到朋友(除了Colm也就只有一位)、家人(姐姐或是妹妹)就馬上傾吐這困擾他的大事,大家下一句秒推斷:你們吵架了嗎?或是推測他一定說了甚麼話得罪了對方。這時的我心中覺得有點不妙:這…這就是故事內容?但是再繼續耐著性子看下去,即使沒有特別搞笑的橋段,就是會有一些對白讓你會心一笑,或是忍不住噗哈幾聲(接著發現影廳內笑的人只有自己,有點兒尷尬)。雖然故事似乎就是這麼平淡,由一段又一段直白的對話組成,但是發現自己隨著電影在不同橋段中,情緒跟著劇情起伏,尤其結尾時當他們兩人一起站在海邊看著對面即將停歇的戰火,其實當下我是抱著緊張的感覺,乍看之下似乎爭執也該隨著戰爭畫下句點了,但是他們之間似乎又有種劍拔弩張的感覺,深怕下一秒戰火又起。

回到電影一開始,起先和Pádraic一樣困惑,想不透到底得罪了對方什麼,覺得他有點可憐,像一隻可憐的小狗在主人腳邊繞圈圈,卻連一個摸頭都得不到,還不時被狠踹兩下。在不斷地被詢問一樣的內容後,Colm終於可以更明確地描述自己的感受和他們分手的原因,簡而言之,他受夠了每天聽Pádraic的廢話和抱怨。在我們短暫的人生中,如果生命就在這時候畫下句點,那他將遺留下什麼在世間?會留下什麼可以讓世人懷念?而生命如此短暫,何苦浪費在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上呢?即使Colm放了狠話:你再跟我說話,我就要剪下我的指頭送給你。(覺得中文要配“剁”手指才對味,偏偏Colm就說他要用大剪刀剪)沒想到收到這樣威脅的Pádraic還是不放棄地死纏著想要力挽狂瀾。這時我開始換邊站了,Colm彷彿像是遇到了恐怖情人,完全無法擺脫,而且連對方的朋友、家人,甚至神父都先後來參一腳,不斷地勸說、不斷地勸說,顯然Colm離“想要自己好好靜一靜”這個目標是越來越遠了。最恐怖的是,他真的一惱,為了展現決心,剪了自己一根指頭,親自外送到Pádraic家,並狠狠地往門口擲去,聲音之響亮猶如炮火。再次沒想到,Pádraic仍然執迷不悔地想要挽回或是改變什麼(不是,這時候不是就應該閉嘴就好嗎?!)這時候同情的情緒早就轉為有點恐懼(深怕Colm把自己指頭都剪光,而我要看著他的手一邊滴血一邊做事…),很想抓著Pádraic搖醒他,你就離他遠遠的就好吧!如果這麼痛苦,為什麼不離開這個小島重新開始呢!

“Niceness doesn’t last. ” –Colm

Colm繼續實踐自己的狠話,抓狂一口氣剪了另外四隻手指頭,一樣狠狠地將每一截手指丟往Pádraic家門口…那一聲聲「碰!碰!」像是本島的轟炸,炸的令人心驚膽顫。一隻血淋淋的手並沒有阻止Colm繼續追尋音樂創作,和新朋友/學生們一樣聚在酒吧彈奏表演,如癡如醉,任由血噴濺在桌上,看他那滿足的笑容,我內心狀態已經切換為毛骨悚然,是瘋了吧?瘋了的人有什麼事是做不出來的呢?瘋子遇上聽不懂人話的Pádraic,犧牲掉自己的手指是有什麼意義?

Pádraic有一隻心愛的驢子Jenny,Jenny也是他的好朋友之一,且是他心靈最大的慰藉。不料,驢子吞食了Colm當時留下的指頭而噎死。Pádraic先是失去了最親密的家人,他的妹妹(還是姐姐)選擇了離家前往愛爾蘭工作,全村裡唯二的朋友之一被發現溺死在湖中,而最愛的寵物也在這時離世。突然被好友絕交這個事件從一開始的不解、鬱悶,一路將他帶領到人生中最孤獨的頂端,那個曾經被問及:你曾經覺得孤單嗎?的他,當時根本不明白這是什麼鬼問題,那時的他離寂寞那麼遙遠。他已經不再糾結如何重拾他們之間的友誼,他終於決定放手,但是轉而改為另一種執著—復仇。喪驢之痛的他,誓言和Colm之間有的是不共戴天之仇。仇恨+孤獨感讓他變成了一個連自己不認識的樣貌,那個曾經大家對他的評語一致都是好人一枚(aka沒有其他優點)。這時觀影的心情轉為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慨。最後Pádraic在燒毀Colm房子後,他們倆一起站在海邊,但是這並不代表扯平,這不是終點,一切都不會結束。

Pádraic和妹妹(還是姐姐)Siobhán住在一起,Siobhán負責打掃煮飯洗衣,Pádraic則是照顧牲畜。在這小島上,大部分的人(尤其男性)主要的娛樂就是到酒吧打發時間,休息時間就是去喝杯酒、聊聊天,這就是他們充實的一天。但Siobhán認為在酒吧打發時間很無趣,閒暇之餘她喜歡閱讀,在文字間她找到她生命中的靜好。不過這個自主有想法的女性在島上並不受大部分人喜歡(她一定沒有閱讀到被討厭的勇氣),在愛爾蘭找到工作的她,雖然捨不得Pádraic(這是她唯一捨不得的,對吧?),她還是選擇了離開,恭喜她終於可以展翅自由飛翔,而不是被困在這座島嶼。Dominic是Pádraic的另一個朋友,島上的人們似乎也不太喜歡他,不過Pádraic因為被絕交了,也只剩下Dominic了(即使有時會引入奇怪的對話,但是無魚蝦也好)。Dominic在我眼中就是個屁孩,大部分的時候真的超不討喜,不過,當Pádraic跟Dominic說他做了一個惡劣的惡作劇時,連屁孩都很難接受自己朋友的行徑(這一刻反而讓我覺得Dominic是正常人了)。當Dominic接受Siobhán的好人卡時,表現得也很沉穩,一點都不屁!比被絕交的Pádraic好上百倍!不過告白後被拒就消失接著被發現溺斃在湖中的他,究竟是意外還是自殺呢?

電影結束後忍不住會回想他們之間的一些對話和故事內容,有些經歷似乎和他們遭遇的一樣,感覺好像自己和他們先後走在一段人生相同的路上,尤其是Colm拒絕再和Pádraic當朋友的原因很有感。年輕的時候可能因為吵架、意氣用事而和朋友分道揚鑣,稍微有點年紀之後因為大家在忙著自己的事(或是朋友結婚有了小孩),漸漸和朋友們走上了不同道路默默消失在彼此生命中。曾經我的目標是儘量彌補、努力聯繫不要讓這樣的情況發生。不過步入中年的我卻已經不在意這些。疫情間unfriend一個認識近30年的同學,在手機訊息上我寫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企圖用這幾個字為我們這段對話畫上句點,不料他繼續發更多訊息告訴我瞭解彼此歧異的重要還是要說道不同仍然可以是好朋友(說真的我完全不記得細節),現在想來當時跟我爭論的同學不就是Pádraic的翻版?我才沒有興趣浪費生命和時間跟他爭論我們互相不認同的事上。Unfriend後只覺通體舒暢,再也不用虛假認同她的觀點或是假裝對她的話題很有興趣(是不是像是Colm在聽Pádraic討論驢子的大便一樣無聊且沒有養分),人生苦短,不用再浪費時間在這種無意義的事上(追劇耍廢還有意義多了)。

Colm忽然醒悟人生的短暫,想要在世界上留下些什麼。懂音樂的他決定重拾興趣,把握當下,譜曲,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演奏同歡,認真地享受人生。Pádraic不懂為什麼人生一定要有所成就,難道可以當一個好人不值得被世人記住嗎?而對於願意失去手指換來寧靜,讓自己可以繼續做有意義的事,但是卻不在意失去手指會影響他拉琴、創作這件事,其實我有點不懂啊。就像信誓旦旦不再理Pádraic,但是在兩次Pádraic最需要朋友的時候他都伸出手了…。

故事設定的地點雖然是虛構的島嶼,但在電影中三不五時被提及的內戰卻是真實發生過的。這場愛爾蘭內戰結束於1923年,最終沒有誰輸誰贏,沒有人達到自己的目標,只帶來了戰火、民不聊生和死傷。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演變是不是像這場戰役一樣?一樣開始的那麼無緣由或是荒謬 — Colm一開始只說了:我不再喜歡你了,不想再和你做朋友了,你很無趣等等(但是他一直很無趣啊);一樣帶來了無可避免的附加傷害 — 在這段不想當朋友的路程中對周遭人所帶來的影響,更別說最最最無辜的驢子死在Colm絕對無意卻莫名的堅持下。一樣沒有結局 — Colm仍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寧靜,Pádraic沒有找回朋友的心也沒有復仇成功。戰爭會改變一個人,而Pádraic在他們的戰役中該說是成長嗎?還是社會化了?他不再是善良的他了。我們也都是在人生道路中慢慢成長,慢慢改變,不管是壞的一面或是好的一面。

電影中有一個謎樣的老太太,她應該就是片名中所說的女巫吧,她甚至預言了兩條生命即將消逝,且都真的發生了。她總是在大家出其不意時出現,默默無聲地出現在角落,甚至最後在海灘上兩位決裂的朋友的談話時,她也在後方看著。(是指死神隨時對我們虎視眈眈嗎?)

有好幾幕的風景好美,導演將這座島嶼的與世隔絕感表現的真好。電影主要是在愛爾蘭的兩座島嶼拍攝:Achill Island(最大外島)和 Inishmore,前者是一座多山的島嶼,而後者則是沒有樹木。拍攝地點。想去!!!

看訪談回味一下:

點閱: 93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