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9

【電影心得】疾厄 Malignant 溫子仁執導 惡鬼 惡魔還是惡疾 Horror Version of Frozen

By dewdewcheng

介紹恐怖片之前一定需要先自我介紹一下,這是一個膽小鬼寫的心得,好幾年才會心血來潮看個鬼片,通常在電影院裡會被嚇到遮著雙眼居多(就算片子有時候沒有很恐怖照樣怕),看完後問自己為什麼來電影院看鬼片嚇自己(而且通常覺得結局很鳥),無一例外,除了這部疾厄。起初是因為看到溫子仁導演,不知道是被網路上洗腦文經常讚賞他拍的鬼片,還是因為他拍的片子中有讓我記憶深刻的,這次鼓起勇氣衝了!

在女主角故事開始之前,場景先是在一間醫院裡,有數名醫護流血倒地,推測應該是某病患抓狂攻擊了大家,醫生決定動刀移除腫瘤。有稍稍瞄到一眼所謂的病患,怎麼長得很像外星人???片頭的引言很快就結束告一段落,上片名之後很快地就切入主題,我一時沒有心理準備這麼快就開始有恐怖氣氛,看得我非常想咬手指(但是因為戴口罩不方便)。這一段其實沒有特別恐怖(我就怕),女主角Madison的老公半夜睡在客廳,開始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響前往廚房查看,一下是果汁機自己在攪動,接著是冰箱門自己打開了,接著在客廳,看到沙發椅上明明沒有人卻明顯呈現有人另開位置的感覺,一整個就是恐怖片鬧鬼的fu啊<—這樣就把我嚇到歪腰XDD,自己覺得自己超遜。而老公也很快地遭攻擊死亡,死亡時的姿勢擺盤擺的夠詭異(為屍體姿勢按讚)。

再次流產的Madison大受打擊,妹妹穿著公主服裝前往醫院探病,這個裝扮和整個故事對比起來非常促咪,她還跳上病床安慰姐姐,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電視或是電影裡,探病的人跳上床為了給病患拍拍,這是文化差異嗎?(床有那麼大嗎?這樣病人會很不舒服吧?)當時在場的警察應該馬上被妹妹煞到(太明顯了),飾演警探的George Young也滿帥氣的耶(好萊塢什麼時候有這麼帥的東方臉孔)。回到家之後的Madison,第一晚發現街道上有一個奇怪的身影,且開始接二連三地發生神秘事件。原本在準備將衣服丟入洗衣機之際,她看到一個陌生人的臉突然大聲尖叫,但是對方也是大聲尖叫問道:你是誰?後來才發現,對方根本看不到她,而她正目睹一件殘忍的謀殺案。當她動彈不得,只能定坐在地上看著這一切發生,後面的背景特效做的很有趣,而凍結無法動彈的Madison,那種恐懼和周圍詭譎的感覺呈現的好好喔!她清醒後在電視上看到這名醫生被謀殺的新聞,更是大驚(這位醫生同時是片頭出現說是時候該除掉“cancer”的人)。

接著第二起命案,也是一開始醫院中出現的另一位醫生,原來這是一個有計畫性的報復行動啊。這時Madison在睡眼惺忪中睜開眼,發現這名陌生人躺在她眼前,又是一陣驚聲尖叫(當然仍只有她自己聽得到)。這次的Madison前往警局報警,並帶領警方前往疑似命案發生的大樓,當然是屍體get!這次犯案過程中,不一樣的是兇手轉頭讓她看了個清楚,那個臉兒有點兒恐怖兒!!!

除了進行命案現場之外,其他劇情仍然持續進行中。犯人在展開復仇之前,先是綁架了一名導覽員,對於綁架卻沒殺人,覺得疑點重重,原來犯人是個可以跟人“對話”的角色。警探也是有戲份,有努力偵辦案件的時候,不是純粹和妹妹眉來眼去的功用而已。他翻閱了第一名受害者醫生的病患資料,大約瞭解醫生以前從事什麼樣的業務 — 有很多生病的小孩,經由醫生開刀後重獲新生(之類的)。他拿了其中一位小女孩Emily的照片,請同仁將照片中的女孩老化模擬看看。當Madison在警局洗手間時,接到了一封神秘電話,她完全搞不清楚對方是誰,但是對方似乎對她瞭若指掌,而她最後也脫口無出說了一個自己沒有記憶的名字:Gabriel。Madison對她被領養前的記憶全無,她堅信看到的這些奇異的景象,和這個神秘的Gabriel應該跟她遺忘的童年有關,先是回家找媽媽問個清楚。媽媽播放了童年的錄影帶,看到小時候的Madison有一個大家都看不到的幻想中的朋友,名為Gabriel,她甚至在某段對話中稱他為惡魔。Madison的過去好謎樣啊,片頭被醫生動手術切除cancer的到底是誰?切除了什麼?Madison甚至不記得自己以前的名字(對,就是小女孩Emily的照片),是什麼樣的過去讓她把當時的記憶全都放生了呢?(好奇好奇)不像一般鬼片,只會一直裝懸疑,用大聲音樂和突然出現的畫面嚇觀眾,也是有認真的故事內容。

防雷

當警察發現Emily小女孩模擬長大後的模樣就是Madison,馬上把所有受害者連結起來,馬上衝往第三個醫生的住處,可惜為時已晚。但是我只想問,為什麼要自己前去!電視或電影裡面,警察沒有找同伴或是叫後援就隻身前往,我都覺得超沒有工作的sense!(但是瑞凡這樣才能和兇手釘孤枝,或是被兇手輕而易舉地殺掉啊)這是警察和兇手第一次正面交鋒,警察一路追著他狂奔。看到這裏後,我開始比較沒有焦慮地想咬手指了,原來不是鬼啊,呼~(那你幹嘛去看鬼片啦)。兇手顯然體能超高,會跑會跳,身手矯健。不過,如果兇手不是鬼的話,有的地方反而帶來一點疑問,像是一開始Madison老公看不到他從沙發上起身,對方是如何隱形?如果他只是因為警察手上有槍,怕吃子彈而逃跑的話,那更後面的劇情在警局大開殺戒時,那邊槍枝超多,而且比這手槍還大,那時候怎麼沒在怕?

當警方帶著Madison回到她家打開家門時,說時遲那時快,有一個人從頂掉掉下來一個人!就倒在大家眼前。原來兇手之前綁架的導覽員,就囚禁在Madison家的閣樓!!吃驚!另一個不相關的吃驚是:這閣樓高度相當高,空間也很寬敞,我覺得比較像大樓或是大型建築物的閣樓,而不是一般住家的(真的一點都不相干)。更吃驚的是,這為導覽員並不是路人甲乙丙丁,而是Madison的生母!這部片應該說是以鬼片包裝的犯罪型電影吧,以犯罪和破案電影來說,這部我一樣會給高分。不過因為這掉下來的人,Madison馬上變身為頭號嫌疑犯。

Madison暫時被關在拘留所和一群牛鬼蛇神關在一起。妹妹則是一心想協助姐姐繼續解開過去的謎,因為要解決這件事,就必須先解開她封印的過去。於是她一個人到了廢棄的醫院找到Madison童年時的資料和錄影帶(又一個人前去!還好什麼事都沒發生,但是這樣搞得我神經緊張)。接下來這邊真的太精采了!妹妹和媽媽一起看著小Madison=aka Emily和醫生之間的對話,醫生說為了要和她單獨聊聊,所以必須先讓Gabriel睡著,談到她最近的暴力行為,都是Gabriel叫她做的。(我都快要以為是雙重人格了)不時地鏡頭會切換到在拘留所的Madison,Madison被其他獄友騷擾並霸凌痛毆。再切回Emily,醫生說要把Gabriel喚醒了,結果沒有什麼雙重人格,是Emily背後長了一張恐怖的臉!!!!而拘留所的Madison因為受到外界環境刺激,於是掀開她的後腦勺頭皮,是那張恐怖的臉!!!真的超想鼓掌叫好,慢慢撥開頭皮那邊真的超詭異,但是又有種被解謎的快感,太精采了耶!還有Madison當時坐在拘留所裡面,越來越陰沉的臉色,一副風雨欲來風的樣子,整個陰鬱的氣場很好!

片名malignant本身的意思是指一種疾病,異常的細胞會不受控的分裂而且侵犯附近的組織。這個字剛好可以形容Madison那位長在後腦勺的雙胞胎Gabriel。在覺得很妙的同時,當然也是持續有些問號產生。像是稍早警方在偵訊室訊問Madison時,Gabriel打來了,是如何打的啦!身體畢竟是同一個人耶。(當然你也可以說他用腦波控制其他電子產品…來打電話?HOW?!) Gabriel開始大展身手的樣子根本是以一敵百,那你之前幹嘛跑給一個人追,我就問!不過也有解惑的地方,像是第一次正式從頭髮中露出臉的Gabriel,第一件事情是把Madison的肢體轉向,這邊完全解釋了兇手的肢體動作為何那麼不自然,因為所有的關節都必須從正面被轉到被面去好變正面(欸繞什麼口令)。也解釋了Madison為何每次發功之後,後腦的部份會流血。一直默默活在Madison腦部一部分的Gabriel,在Madison前後懷孕三次時,吸收了寶寶們的養分進而成長。

原來飾演警探的 George Young 是Janet的老公!!!越看越帥

妹妹趕往他們生母的醫院,想要詢問如何阻止Gabriel,不過這時Gabriel也來了,殺掉捨棄他的母親是這復仇任務中重要的一環,而殺掉Madison的妹妹更是他特意留在最後的重頭戲(好酒沉甕底的概念),當年正是因為有了妹妹而讓Emily也捨棄了Gabriel。最後Madison在妹妹愛的呼喊之下來個大反撲,又是一個過癮!很喜歡裡面姊妹情深的兩個人耶,只可惜,最後姐姐抱著妹妹講得那些台詞太噁心讓我倒扣幾分(噗)。雖然我通常不會喜歡這種類型大轉變的電影,不過這齣我可以。看到導演把這部電影比喻為Frozen恐怖版,好啦,你說是就是。其實看得出來整部片裡,他們兩人之間的姊妹情深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不是隨便沾沾醬油,而是從頭到尾有好好描繪這樣的感情。

點閱: 32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