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1

【電影心得】不完美的正義 Just Mercy

By dewdewcheng

是一部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我想如果把美國這些冤獄的真實故事集結成書的話(加上受刑人是黑人,和完全無涉案嫌疑被誣陷作為條件),應該仍然可以出系列書籍出到數十打以上。老梗的(但卻是真實的),Walter什麼事都沒做,只是像一般日常一樣出門工作,回家時被警察逮捕,接著就進入了死刑犯的監獄,不需要任何實體證據,只有一個人的證詞,而這證詞還是強逼脅迫得來的偽證,就判了一個人死刑。在現代看起來是這麼不可思議,但是在過去,卻可以是他們的日常,或是在日常生活中存在的恐懼。

整部電影拍的步調相當慢,非常慢,沒有加入太多的抓馬情節,拍的很平實,有種很接近日常的感覺。Bryan是一名哈佛法律系的學生,當他實習時在死囚監獄見到他的第一位死刑犯,一個年齡和他差不多,跟他在同樣的背景中成長的男孩,那是他震撼教育的第一課。兩年後從哈佛畢業的他放棄了其他高薪工作,選擇來到了Alabama州(美國南方),想要實踐他的夢想,為死刑犯發聲。(真的是南方,大家講話口音滿滿的yo~)

不過剛抵達Alabama的Bryan就受到挫折,當時他甚至還沒開始見任何當事人耶!像是原本要租的辦公室,知道辦公室的用途後,飛了。入死刑監獄見受刑人時,被迫接受全裸身體檢查,當時的獄警還開了一個超不合宜的玩笑,叫他彎下腰腿張開(超受侮辱啊!)。他去找檢察官討論 Walter McMillian一案,也是碰了一鼻子灰。找到一名證人願意作證,證明某人的證詞是假的,證人卻很快的被警察帶去警察局反過來要告他做偽證。可以看到這些所稱的執法單位,沒有人是依法行事,在這個時空裡講求的不是證據,而是特定人(白人、有錢人、警察、法官)的看法,他們依照自己心中已經認定的結果來定他人的罪。檢察官大聲地說著保護這地區居民的安全是他的責任,只是他所謂的「這區的居民」,並不包含窮人,並不包含在社會較底層的黑人….。

Walter在1987年因別人指認他冷血謀殺一名18歲少女而被判死刑,除了Walter之外,同時有介紹到其他幾名死囚,不過主要仍是以Bryan幫Walter洗清罪名為主軸。Bryan先後兩次上法庭為Walter爭取,第一次敗訴時大家的沮喪失望,第二次最高法院勝訴時的興奮,電影雖然拍的緩慢但是這些該感動觀眾的摸門,都還是有著該有的力道。除了冤獄之外,另一個問題是這個人犯的罪是真的值得死刑的嗎?那個年代發死刑卡發的這麼輕鬆容易,還是只是因為對方是黑人?從越戰退役患有PTSD的Herbert他應該待的是監獄還是精神病院?但是最終等著他的是電椅…。大家在監獄裡向他告別的聲音,相信他聽到了(對了,把毛髮剃掉是為了避免影響電路循環,避免花更多的時間才讓囚犯死透。我還特地去google了!)。

不過,電影最後以Bryan在一個會場上的公開發言作為電影收尾,顯得好呆板,好制式的教科書的感覺(不喜歡這種直白說教感的結尾)。戲中一開始羞辱了Bryan的獄警,到後來自己親眼見證到死刑後,對Walter有比較釋出善意,甚至在Walter關禁閉時偷偷遞了他牢房裡一疊家人的照片。這應該是一個特地設計的角色,有點像是觀眾的視角,對死囚慢慢改變想法,對我而言是有點刻意的安排。Bryan第一次去拜訪Walter家人時,鏡頭拍了幾個他經過一些偏遠的鄉村才抵達,老婆謝謝他開這麼遠的一段路來,Walter點頭願意讓Bryan當他的律師時,又再次提及他開了很遠的路去他家(這一點我已經超不耐煩,我知道他們住的很遠不要再重複了啊啊啊。結果竟然還有下一次!)。

Bryan是戲中最吃重的角色,不過,我經常看著他,就覺得少了些甚麼,他是裡面讓我最難入戲的一位。是因為他太嫩撐不起這個角色嗎?還是他睫毛太捲翹讓我每次看特寫鏡頭時會分心?也許是他的聲線,我經常感受不到感情。其他人不管是Walter,或是Herbert都有令人感動的地方,就連做一開始做偽證的Ralph他講話的機車樣讓人超想呼他兩巴掌,大家都讓我非常融入劇情啊!

最後來分享個Bryan在TED的演講吧!

點閱: 122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