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6

【電影心得】小丑 Joker 面具後的臉

By dewdewcheng

千頭萬緒不知道該如何開始這篇心得。先說說我對小丑這個角色的認識好了。我不是美漫的粉絲,知道小丑這個角色是從蝙蝠俠系列電影開始 — 黑暗騎士中由希斯萊傑 (Heath Ledger) 飾演(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只著重在蝙蝠俠身上),印象中他說道自己臉上嘴部那兩行刀疤的由來時有讓我起了雞皮疙瘩。接著是自殺突擊隊,後知後覺的我,很後來才明白原來這兩個小丑是同一個角色(有小丑就一定要有蝙蝠俠啊)。 真正對小丑這個角色稍微比較有認識,則是從美劇的萬惡高譚市開始,一個偏執瘋狂的人,對著Bruce Wayne有著不可思議的偏執著迷和癡戀,記得有一幕把一張臉皮用釘書機訂在自己臉上,當時嚇到讓我抖了幾下。

電影Joker裡沒有超級英雄對抗大魔王的劇情,這條時間線裡蝙蝠俠還不存在。故事由一個很平凡的人: Arthur Fleck 的生活開始介紹起,一個平凡到和你擦身而過也不會多看他兩眼的人。由背景新聞的播放讓你知道這裡是高譚市,高譚市的設定就是一個暗黑城市,除了犯罪盛行外,鼠患橫行。有錢人和平民百姓彷彿活在不同的平行世界裡,社會裡充滿著不安的氛圍。Arthur則是在這樣的社會底層裡求生存。一個想成為諧星,卻不會搞笑且跟社會格格不入的人。有一回他去看脫口秀的表演,不好笑的地方只有他大笑了,當觀眾都笑了的時候他卻是靜默的,他慢慢發現自己跟大家笑點不一樣,於是假裝的跟觀眾一起笑了….。(你是不是也曾經為了融入周圍的環境,戴上面具、假裝跟大家一樣?如果你有的話,看到這一幕你一定會超有感)。

罹患精神疾病的他,覺得每天活得很痛苦。吞下那些藥物是想讓痛苦消失,或者是想讓自己可以是一個正常,有能力和別人社交的人。從他的幻想中可以看到他多麼想和其他人有更多的互動,想要一點點溫暖的對談,像是想像在電視脫口秀上和主持人Murray談笑風生,和鄰居單親媽媽有著親密愛人關係。但世界上有太多東西是無法強求的:友情,愛情,從別人身得到溫暖,等等。真實世界裡他和Murray第一次的有點隔空接觸,是Murray在節目上播放了Arthur某次在台上可笑的演出,他在電視上被眾人大大地嘲笑了….,這跟他曾經幻想中的畫面大相逕庭。和他相依為命的媽媽,是他唯一的依靠了吧。而父母本應是世界上唯一會無條件愛他的人,結果這唯一可以讓他感受到和世界有所連結的人,卻是建立在謊言之下,更別說那被遺忘的童年受虐記憶。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

在一場打鬥中,他開槍殺了三個偉恩集團中工作的年輕人,殺了人之後,他的世界開始慢慢轉變。社會底層的人仇富越來越嚴重,對於小丑殺了所謂社會的精英份子儼然視為英雄執行私刑正義。Arthur 沒有殺戮的罪惡感,只有快感。當他不再試著融入這個社會,不再假裝自己是個正常人,他解脫了。他畫上小丑的裝扮,輕快的舞步跳躍著,在這麼長的人生歲月中,他終於開始感受到自己是真正的活著。當人們生活在一個黑暗看不到曙光的世界裡太久了,只要有一絲光亮,不管那是什麼光源你都想靠過去,不管這樣的光是付出什麼代價得來的,就這樣小丑成了他們眼中的那道光。

真的很想同情Arthur,但是,這些令人同情的點中,沒有一個可以作為殺戮的藉口。

最後一幕,他在精神病院裡和醫生談話完,步出房間,走在白色的長廊上,腳下每一個步伐踩的都是血腳印,他又再次輕快地跳起他的舞步,配樂配著一首很輕快的旋律,這邊又讓我有了「小丑」的感覺。即使電影是這樣沉悶的開頭,讓Arthur有了悲劇的性格和背景,獲得了些許同情。但最後,導演仍帶給我在其他電視電影裡小丑曾給我的感覺:creepy

看電影前,先看過這張六人行錢得和小丑跳舞的比對圖。
當電影裡來到小丑在階梯上這幕跳舞時,害我噗呲了一下XD

讓我們來回味一下這經典老歌 That’s Life (Frank Sinatra)

點閱: 104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