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5

║美劇║良醫墨非 The Good Doctor S2

By dewdewcheng

上一季時我一直很難入戲,總覺得這些醫生都讓我覺得格格不入,除了男主角Shaun之外(每一集都有滿滿的男主角當然很快地就會接受這個角色,再怎麼突兀的畫面都可以解釋為是自閉症導致)。沒想到第二季時,之前的格格不入感都突然消失殆盡(看來我足足花了一季來適應這些角色),這季反而感受到幾個角色的個性鮮明。而在病患的故事線上面,更是感受到House味(美劇Dr. House中的編劇David Shore也有負責The Good Doctor劇本),其實病患的疾病並不重要,重點是對於人性和一些議題的探討。很多病患的手術,醫生們一開始都覺得是一小塊蛋糕,然後事情當然會轉往另一個方向,急轉直下,小刀變大刀,或是有時候開始腦力激盪病徵和疾病(這不是HOUSE和小鴨們在做的事情嗎?!)。

第一季季末時對於Shaun和好朋友Aaron之間的友誼大為感動。這一季Aaron抗癌之路,包含不同階段的心境轉變,從第一集一直到最後一集。除了他自己對抗癌症的心魔之外,當然也少不了和Shaun之間友誼的推進,兩個人一起成長了。過去好像都是Aaron在照顧Shaun,像是爸爸照顧小孩一樣。但是其實小孩已經長大,而且和他站在同等的朋友關係線上。也許兩人對這樣所謂的 [朋友關係] 都還很陌生(因為兩個人生命中都沒什麼朋友),都還在摸索。

話說治療Aaron腦癌的醫生Dr. Blaize是HOUSE裡面的Cuddy啊!!!原來她辭去醫院院長後,改專研腦部啊(不要誤導沒看過這部戲的觀眾)。她的臉跟在HOUSE裡面幾乎一樣,完全沒有老態(當然大家都知道這個意思是醫美微整做得非常成功)!這期間Shaun在努力學習如何 [安靜的陪伴] ,這樣的陪伴其實也可以提供安定的力量。他其實不懂Aaron為什麼不好好接受治療,有什麼事情比死掉還糟糕?有。要死不活的活著,雖然呼吸著,心臟還跳動著,卻失去自己的行為能力,失去思考能力等等的,這樣還算活著嗎?

What’s worse than dying? Not dying.

當你的病患是一名醫師的時候,其實真的非常難纏,而Aaron則是完美示範醫師如何當一個難纏的病患(對他周圍的人報以同情的眼光)。術後在病房裡開始看到幻覺,並和幻覺開始談天(天啊!我最害怕的一種橋段),而且那個幻覺…正是自己死去的女兒。這麼美好的幻覺啊…..,任誰都不會想離開的吧💔(但是我還是很討厭跟幻覺聊天的戲碼)。看到幻覺一事,Shaun可是照著Aaron的要求保守了秘密,保守了30分鐘呢!🤣🤣🤣當他身體稍微好一點的時候,他和女朋友Debbie兩人似乎要開始死灰復燃,但是當他身體狀況不好時,突然地就把對方一把推開。我知道,就是所謂的 [我都是為了你好] 馬,不要讓我拖累你,不應該是你來照顧病榻中的我。當Aaron抗癌成功後又前去找Debbie,這時Debbie拒絕了他。她說得很好,愛情不應該是只有 [好玩、有趣、開心] 就夠了,應該要能夠一起攜手度過好的和不好的時光。不過,Aaron這老人家當然不是省油的燈,最後求婚成功~~(賀)!而且他們兩個人在真實生活也是一對(已婚的一對)耶!❣️

還記得在上一季裡Lea和Shaun進行公路之旅,親過他,讓Shaun開心的上了雲端,最後再跟他說,她決定搬到另一個城市(其實我本來已經忘了,但是Aaron有提醒過Lea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她似乎不明白這是一件很傷人的事情,就這樣像沒事一般地出現在Shaun面前,宣告:我回來了~。Shaun在情感上的思緒其實就跟小孩子一樣,我懂,在年輕時代我也曾經擁有那樣簡單的思維:你曾經這樣傷害我,那個傷口這麼痛,我再也不會讓你傷害我,所以請走出我的生命。年輕時的我會和他做一樣的事情。而Lea對於冷淡的Shaun也火了,「我從異鄉搬回來後,你卻從沒有問過我,我過得好嗎?」Lea….你關心的只是你自己啊,你沒有想過你走後的Shaun如何心碎,為什麼他要想到你過得怎麼樣呢?Shaun想通以後,開始求Lea原諒,卻數度失敗。我對這感情線真的無感了,雖然Lea真的長得很甜美可愛,但是那道歉來道歉去,就拖了很久。後來Shaun付了訂金租下Lea之前看中的一間公寓,而Lea對於搬家當室友或不當室友之間不斷掙扎,又繼續拖了一陣。當室友之後當然有磨合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怪癖,而身為自閉症的Shaun當然毛之多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吧,連捲筒衛生紙要朝什麼方向都這麼有戲份。(這段感情線看到這裡,我已經累了啊!) 後來當然會排個Lea交男朋友的橋段,Shaun如何取得心理平衡。這段讓我心累的劇情中,最有趣的應該是毛最多的Shaun,講了一句:和Lea同住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 ⊱ ⊙╰ )

第二集 Middle Ground:一開頭就很有趣,Shaun問Dr. Melendez(後面簡稱Neil,因為他的姓氏實在太長了),要如何告知某人得了胰臟癌而且應該活不久了。Neil吃驚地問道是哪一位病患。但是其實Shaun說的是一名正在某間病房做清潔工作的清潔工,根據他觀察過後推理如下:10分鐘內已經打嗝17次,黃疸嚴重(膚色明顯和半年前差異很大),而且Shaun跟清潔工聊天時注意過他口腔內的狀況😆 (Shaun連清潔工的名字都知道耶!Neil,在做人方面,Shaun不一定輸你喔~~)

Neil叫Shaun不動聲色地幫這名清潔工進行檢查,想當然爾,不擅長說謊的Shaun很快就露餡了,其實檢查是為了要確診是否為癌症。檢查結果出來後,Shaun前去告知他病情,他先是在一個大眾空間內問清潔工:我們可以去安靜一點的地方談一談嗎?清潔工:為什麼?Shaun:因為一般人接收到快要死掉的消息時可能會很激動承受不了。😅 Shaun面無表情的直言直語,算是這部戲最大的趣味點之一啊!

當醫生宣告,你只剩下一年的生命,或是可以選擇動手術延長生命,但因為風險高可能死於手術檯上。你會選擇賭一把嗎?還是平靜的走完人生最後這段旅程?我當然要選前者,可是,當你身邊的家人希望你賭一把呢?他們想要賭可以獲得更長的時間跟你相伴。你會堅持自己想要的,還是滿足他們最後的願望呢?這真的是一個很難的決定。( ´•̥ו̥` )

Shaun最後在安慰清潔工的家人時,他選擇了說謊。因為他學到了:When truth can’t help someone, we should lie.

第三集 36 Hours :Dr. Lim突然讓我眼睛一亮(其實我一直以為是拼成Liam)。她因為某事件而必須上交通法庭(Traffic Court), 但是急診室來電她堅持要先接一下電話 (畢竟可能人命關天),結果法官馬上給她好看,故意遲遲不審理她的案子,讓Lim一直等等等。而Lim跟法官也來硬的,堅持法官馬上審理她的案件,當然最後是被關起來結尾🤣🤣🤣 女法官和女醫師兩個人都超硬,不過這邊我真的對Lim刮目相看。後來Lim和當時法庭上的一名律師聊天時,說道:Women in power are worse than men. (喔?!) 我竟然到這時候才驚覺她是女主角之一耶!而戲後去查資料,才知道她是來自台灣呢!(也太後知後覺)這演員能不支持嗎這~!

每一集通常就是急診室一個案件(由Lim負責),手術室一個案件(由Neil負責)。這次因為Lim上法庭,於是急診室就交給了Shaun和Morgan掌管。「我要打電話問一下Lim」「不行我們要自己解決,這還不到生死攸關」兩個人就在這打電話和不打電話之間不斷掙扎,真是苦了他們兩人。ლ(゚д゚ლ)

手術室裡展開的則是原本為一個簡單任務,卻從預計一個小時的手術不停地開了十二個小時,開到大家都快崩潰,脾氣都來了。更糟糕的是,原本只是要切除一項小東西,變成不斷地切除並最後必須移除器官,當醫師最後建議的是拿掉子宮來保命時,這時需在手術房外的先生做決定是否同意這項摘除手術。而躺在手術室裡的女病患,一生中最大的夢想就是想當母親(對不起這個夢想我始終無法明白),現在卻面臨生死交關必須拿掉子宮,而且不是病患自己能做決定,這重大責任是落在家屬身上。性命和夢想哪一個比較重要?手術後,她能平心接受你幫她做的決定嗎?這個決定是一個活生生剝奪她的夢想的決定(其實很有愛的話也是可以領養的啊)。

院長大人有一陣子都盯著Lim和Neil工作,因為他在物色下一個外科醫師主任,依照他們處理事情的表現來評估誰的能力適合。當然在被緊盯之下,有時候會講出迎合院長的決定(符合所謂的規定,做對的事情),導致做起事情來綁手綁腳。Lim跟 Neil提議兩個人一起去跟院長抗議,請他放手讓他們自己處理事情,沒想到Neil反對了,而Neil卻在下一次又被盯場的情形時,自己受不了而跟院長提出抗議,正是Lim當時被拒絕的提議(你慘了你)。Lim得知之後跑來跟他嗆聲,哈哈哈,這邊又讓我再次眼睛一亮,突然有種,這兩個人之間好像有點那種潛力喔?是我誤會了嗎?不是吧?

第五集:Carrots,一名幻厭食症的病患,因為厭食症而導致心臟方面疾病,需要開刀來救命。但她因為缺乏營養身體過於虛弱,恐怕無法在手術中存活下來。這時的第一要務變成是如何讓她進食,即使她多麼想為了自己的兒子活下來,但是食物最終無法經由她的嘴巴進到她的身體裡。Claire提出了一個她曾經讀過的實驗性療法,經由刺激腦部讓患者可以開始進食,但是副作用可能會造成人格改變等等。病患為了兒子想活下去,於是願意進行這個冒險的腦部手術。手術成功後,她在病床上和兒子一個深情抱抱,在兒子轉身離去後,她對著Claire悠悠地說著不知道這個擁抱對他有甚麼意思(之類的),顯然她已經不再是術前那個只想為著兒子活下來的媽媽了。Claire這時後的你還能堅持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嗎?背著主治醫師私自跑去跟病患提議這個療法。是不是為了活著,甚麼都可以被犧牲?在治療完這個病患後,Neil將Claire從自己的手術室名單中移除。其實,我很不懂耶!我不懂Claire她這麼堅持自己的對,甚至不願意對主治醫師道歉,跟比自己高階的醫生道歉有很難嗎?醫院不就是一個堅固的白色巨塔嗎?你只是一個小小的住院醫生啊!而且她所自己堅持的對,我並也無法完全的贊同。

第六集:Two-Ply,一個小提琴家,因為手指頭疼痛而到醫院就診。Morgan很能體會到手對於一名音樂家有多麼重要,抱著絕對要好好治癒她的心情。Shaun就還是Shaun,當Morgan跟病患解釋完可能的疾病後,Shaun再次面無表情絲毫不在意的說:也有可能是食肉菌,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可能就要切掉你的手指 Σ( ° △ °) 。鏘!完全就是一個音樂家的最大痛點。而要確認是否為Shaun所說的,必須要進行活體檢驗(之類的)很有可能損傷到對方的手指神經,進而毀了她的音樂家之路。Morgan太能體會她的夢想,更能明白手指對她有多麼重要,而希望保住她手部的健全。卻因為她一開始的反對檢驗,延誤了治療,最後害的小提琴家必須截肢…..。在這個案件中,也許少了醫生對於病患感同身受的感覺,小提琴家也許就不會失去她的手。那個無法有如同一般人正常情感交流的Shaun,可以置身事外,做出更中肯的建議。

第十集和第十一集:是精彩的Quarantine,很緊張刺激耶!先是快樂聖誕節前,兩個先後從機場送過來的病人,其中一名掛了。而當然是Shaun最先留意到這兩人的脖子上都有著類似的紅疹,推論兩個人可能是在同一班機上感染了傳染性疾病,很快的另一名病患也跟著掛點了。接著救護車上的一名醫護人員Tyler也開始出現症狀。

急診室必須開始進行隔離,所有人員都不得離開(好像所有醫院劇都有過隔離戲碼)。被隔離在急診室裡的人員就有趣了!醫師Park的兒子來醫院找他,準備聖誕節一起度假,結果被關在急診室裡。Shaun接了一通昏迷(被施打鎮定劑)病患的手機,結果是手術室那頭Claire打來,詢問要捐贈骨髓的人是否已經到達醫院,他的兒子正面臨生死交關之際,需要他的骨髓救命(right now!)。一名孕婦在隔離之前才在說著這是他們的第一胎,夫妻兩人都很期待寶寶的到來之類的。很應景的,還有聖誕老公公也在這裡!!(急診室裡有一名女警還是保全人員,個頭超高,幾乎高過每過人耶 請原諒我又亂畫重點)。

急診室裡一整個大混亂,在這超混亂的時刻背景音樂配上一首平安夜,好反差啊~~。先是救護車隨行人員Tyler病重,沒多久之後死去,接著換Lim也倒下~我有為她緊張了一下,大喊著不要走~~。Park的兒子一度氣喘發作。孕婦羊水破了。聖誕老公公病情加劇必須馬上進行手術,而且裡面的醫師從三人變成只剩下Shaun和Morgan兩人,超忙der!Shaun還在最chaos的時刻因為電燈不斷吱吱吵而崩潰倒地😶

要接受骨髓移植的病患和捐贈者其實是父子關係,但他們並不是什麼親密的父子,當病患得知父親還沒出現時,還冷嘲熱諷了一下(言下之意是父親從以前就一直讓他失望)。但是病患後來得知父親其實已經抵達醫院,只是被隔離在急診室中動彈不得,這時的他釋懷了,他覺得就算這是他人生的終點也無所謂了,因為他知道他的父親曾經願意為他這樣付出,於是他簽下了不進行急救的同意書。中間也是一陣曲折,沒想到最後喪命的卻是父親,因捐贈骨髓而引起的什麼併發症而驟然離世。很遺憾,他們沒有辦法在雙方還活著的時候修補這段父子關係。反觀Park和他兒子,他們都還活得好好的,他們還可以好好把握住現在進行修復工作啊!然後,我又要開始寫一個超不重要的點了,他們選角的時候都沒有人有疑問嗎?Park和西方女生結婚(聽說現實生活也是?),生下一名兒子,兒子看起來像東方人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Park明明是韓國臉,飾演兒子的Ricky He看起來是中國人臉耶!(我還特地去查了演員介紹,果然爸爸韓裔,演兒子的父母是來自中國的移民)

Shaun和Morgan一邊要想辦法在沒有手術室的地方進行聖誕老公公的腸子手術,進行到一半還失去了Lim的指導。孕婦羊水破了之後,Shaun跟她說:This is going to be your first baby and mine。 Shaun,這句話一點都不安慰人心好嗎 (●` 艸 ´) 孕婦先是胎位不正難產,北鼻出生後沒有心跳,加上孕婦胎盤脫落大失血生命危在旦夕(也擠太多線給孕婦了吧),小北鼻和孕婦中,Shaun只有一雙手只能選擇一個拯救啊~(原來依照他們的規定,要先搶救媽媽。我一直以為會是年紀越小的越優先)其實明明還有其他護士可以幫忙替小北鼻做心肺復甦吧。而Shaun幫孕婦止血的方式跟以前另一部美劇尼克醫院裡男主角想出的止血方式很像呢(有趣)。

終於當一切混亂都落幕時,疾病管制中心都還沒有人員出現耶,也太慢了吧~!不過其實這個故事還沒結束,之後接著有案外案產生,有關當局派人員來調查醫院在傳染病處理事件中是否有疏失,結果疏失一大堆!慘兮兮~。除了調查事件外,大家的私生活感情線好像也都很有進展。

在隔離事件發生時,Shaun拜託Lea載Aaron去拿報告。這兩集則是在發展他們兩人之間的友誼,他們之間聊了很多。其實三個人一起的友誼線我就滿喜歡的,被Lea邀去他們公司餐館一起用餐,三人一起玩賽車(碰碰車),跳上一輛汽車尋找以前高中時暗戀的對象。Aaron跟著這兩名年輕人讓自己放縱一下,和病魔對戰久了,且是一個看不到終點的勝利,要怎麼持續奮戰下去。在最後的最後,Aaron終於獲得醫生跟他說:Cancer Free! 他痊癒了!醫生還跟他說:Cancer is a blessing。對不起,我沒辦法完全認同這句話,對痊癒的人可以是個Blessing,但是對那些癌末病患,醫生一開口就宣告你生命的最後期限,只剩幾個月之類的,且沒有任何停止病情惡化的方法,身為周圍的好友和家人如何把它視為一個blessing。😥

在前面幾集中,總覺得這部戲好像少了什麼時,Lim和Neil竟然滾床了(酒真的不能隨便亂喝)!不過兩人從床上醒來後先說的是:說好只有這次喔。在急診室被隔離時,Neil有幾次看著監視器中的Lim,甚至還請Morgan讓他看看Lim的情況,這時的他還沒有心裡準備好讓這個人離開他的生命。後來隔離解除後,Lim被轉到病房中,Neil到病房裡跟她示好,關心她,竟然吃了一鼻子灰啊啊啊啊啊!!!Lim,不要這樣~你聽見我在吶喊嗎?不過,還好又秒解開心結,兩個人就開始交往了。。:.゚ヽ(*´∀`)ノ゚.:。

偷偷開始交往的兩個人,搭乘同一部車,但是當然要在醫院外的數條街外就先下車,避免被同事抓包。正當他們兩人在汽車內親親我我,原本要下車的Lim卻忽然發現Shaun就在不遠處的那個路口等紅綠燈,馬上又躲起來,兩個人一陣心虛的樣子非常促咪😏 Lim懷疑Shaun有看見他們兩個人擁吻,她先上場套Shaun的話,不過Shaun和Lim應該是雞同鴨講。這時候Neil上場套話,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樣子,劈頭就說:「我沒有女朋友喔。這跟你認知的是一樣的嗎?」這詢問技巧也太會了吧(❍ᴥ❍ʋ)。總之這一集兩個人非常可愛啊~ Lim還跟Neil說:你不要在走廊上大老遠看到我就開始微笑。Neil:我本來就是個和善對大家都微笑的人。(笑)

第14集:Faces,有一個小女孩在手術中腦死,院長想說服媽媽器官捐贈,只是希望她捐贈的其實不是任何器官,而是臉。媽媽斷然拒絕,卻剛好偶然和需要接受臉部移植的女孩一起搭乘電梯,一名青少女因意外完全毀容那是一張令人無法直視的臉,聽著她的聲音就像一般小女孩一樣,但是轉頭看到臉的話,任誰都會嚇到吃手。也因為這個機緣,媽媽改變心意同意捐贈出女兒的臉,給予另一個年輕的女孩新生的機會。當腦死的女兒要被推進手術室時,所有醫護人員在走廊上排排站,稱為致敬之道,要謝謝她的貢獻。移植手術成功後,這位媽媽到了病房,要和自己的女兒好好的告別(大噴哭)😭😭😭。

戲裡莫名來了個強勢的新外科主任,因為Shaun的不善與人溝通,把他改派到病理科,只要檢視測試結果,而不用跟病患有任何交流,新外科主任堅信這才是Shaun的依歸。即使Shaun數度證明自己在手術時可以提出不同甚至是很好的觀點,並幫助到案件和病患。但是新外科主任就是無法接納他心眼之小就跟他的眼睛一樣。Shaun在新外科主任的辦公室裡暴走,不斷重複大喊:I’m a surgeon。這邊的他真的很可憐(他受打壓的戲碼不要那麼長啦)。激動的他在置物櫃裡拿出那樣東西(是弟弟以前給他的,對吧),不斷地撫摸著那個東西可以幫助他平靜下來。他在拿取東西時,所有物品散落了一地,Claire這時候剛好過來,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地幫他收拾一下物品,靜靜地坐在他旁邊。Shaun,這就是朋友之間陪伴的一種,一種沉默的陪伴,不需要任何建言或是安慰的話語,只有靜靜的陪伴。

暫時無法當外科醫師的Shaun,錯過了一場面試,跟別人在酒吧裡打起架來(所謂的打架當然只有挨打的份)。對方一個踉蹌突然跌倒昏迷,而Shaun在病房中腦中思緒開始奔跑推理出他的病,病患被誤診且需要立即治療,但是他還沒講完自己就先暈倒了(正是這名病患把他揍傷的,活該啊你~)。Shaun留下了兩個音節的提示,Claire非常執著想了很久,甚至學他站在病床前,選擇了同一個角度,閉上眼睛,我還以為她真的要像Shaun一樣發功也太瞎了(σ′▽‵)′▽‵)σ 。後來為了更準確模擬和Shaun同高度,踩在一個矮凳上,真的看到了沒注意到的地方,而推敲出他罹患的疾病!!有的人很推Claire和Neil一對,但是…我真的沒有FU,倒是她一直對Shaun很溫柔,其實她和Shaun一對還比較搭呢。

最後是院長解開了新外科主任所產生的僵局。在那之前他先是化解了Neil和Claire之間的心結(有點算是啦),這次則是化解了Shaun無法當外科醫師的危機,把新外科主任給請走了(只是院長突然這麼站在Shaun這邊,我才真是訝異!畢竟第一季裡,他也是相當反對自閉症的他擔任外科醫師)。到這裡我終於也開始認同院長這個角色了。 第一集裡院長和住院醫師們一一面談聊天,對他們的評價都很中肯,並建議他們要改進的地方,這也是讓我有點刮目相看的點。第一季的時候其實我以為他是反派角色🤨

我是不是把其他所有醫師都邊緣化了,尤其是Park?Park以前是一名警官,突然就決定轉職改當醫生,人生這麼重大的決定也沒跟老婆聊聊就做了再說。在隔離事件後,他和老婆倒是似乎有露出一線曙光。其實Park很難敞開心胸和別人聊起和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事情,越是接近他內心,就越是無法輕易讓別人靠近。Park無法和人傾吐較親密的話題的症頭,我明白( 你又懂了 )

Morgan似乎沒有第一季剛出現時那麼自私了,這次最有表現機會時應該是在傳染病隔離事件中。她安慰著病情不樂觀的醫護人員,還要假裝強顏歡笑減輕對方的恐懼。在事件之後,硬是纏著Claire要一起出去🤔其實朋友間不一定是要志同道合,對方如果可以在某個程度相當了解你,你也了解他,而且在彼此生活中佔了一定的位置,那就足夠了。

Lim根據醫院檢測的結果,合理懷疑自己的好友對寶寶施虐。雖然最後多虧了Shaun,誤會解開。好友倒也沒有特別責難他,只淡淡地說:你不懂愛。在愛情裡的你,不會露出自己易受傷的那面(這本來就很難啊)。

You always expect the worse in people, for that’s all you see in yourself.

其實好友這邊說的話有點狠,再加一句,這就是你之前婚姻無法繼續維持下去的原因。不過這裡又讓我更瞭解了Lim這個人多一點,我好像滿喜歡這樣強勢的角色。當然這對Lim的現在的感情生活是一大助力!這一席話可以讓她反省自己,在現在式的感情關係中做改善。

最後Lim和Neil兩個人決定公開戀情,先是和上級以及人事部報備。Lim在大庭廣眾之下跟Neil說:We are approved. (我們談戀愛一事被核准了!) 這時的背景音樂怎麼有點好笑~

Shaun在Claire建議下,決定邀請女生約會,並且帶上鮮花和巧克力。Shaun問Lea,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哎呀~我還以為Shaun要很老套的跟Lea告白了,還好不是!!!(撒花)他只是問Lea,他今天這樣盛裝打扮帥不帥~然後就走出門口(編劇這邊寫得好啊!)。他竟然是去找病理科的同事Carly(這麼快就知道同事地址喔?) 先是按照Claire寫好的腳本稱讚對方頭髮漂亮,即使對方明明是一頭亂髮。Carly答應一起約會後,Shaun很興奮的就離開了,然後花和巧克力也都一起帶走XDDD 看來Claire少教了一個步驟:把東西交到對方手中。

Shaun有時候會講出很經典的句子出現。

Whenever people want you to do something they think is wrong, they say it’s reality. (ep.18)

點閱: 297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