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7

It’s over. ( 給朋友的一封信)

By dewdewcheng

不知道打電話給我什麼事情,是要抱怨公司的鳥事?還是要講我們上次沒有講完的話題呢?

 

 

上次沒講完的話題,妳可能不記得了,是說妳怎麼可能會記得別人的這種小事呢。

上回我在台北聽妳抱怨了妳的一整天,聽了一個小時,最後當我跟你說:我是來台北參加朋友的告別式的時候,妳沒有任何評論,然後我們就互道再見了。

其實我當下非常的錯愕(What’ wrong with you?)。

先容我解釋一下,當我說我參加朋友的告別式的時候,顯示狀態叫做傷心,心情不好。

這幾年來我每次聽妳講那些公事上狗屁倒灶的事,一聽就是一個小時上下,當我真正講了一句需要人家拍拍的話的時候,妳竟然是漠不關心。

 

我必須說,身為一個人,妳根本已經忘記什麼是禮貌。

在英文裡面會有人禮貌的說:I’m sorry to hear that. 中文裡要怎麼表達,就沒有標準答案了。

但是容我告訴你,在我所有講到我朋友往生這件事的朋友中,妳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反應的人。

不一定是要安慰的話語,有時候只是表達關心就夠了。怎麼表達我就不說了,因為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但是,妳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反應的人。

這裡我必須說,身為一個朋友,妳爛透了。(很抱歉用這麼庸俗的字眼,但是我想不出其他可以表達我的感覺的字彙)

 

關於禮貌一事,比方說,妳覺得我上次一定是在為妳沒有回覆我的簡訊在生氣。

問妳一個我想問,卻沒有問的問題。

當妳最後決定不會到台南的時候,妳從來不覺得,就算妳沒有guts打電話告訴我,妳也應該簡訊知會我一聲來或不來的結論嗎?—-知會一聲,這絕對這叫做禮貌。

當我朋友打電話跟我約活動時,我都必須回絕,我說:「因為我朋友可能會來台南」,我連到了禮拜六晚上都在這樣回絕我的朋友。

難道妳認為我應該隨時stand by等你嗎?請妳睜開雙眼,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妳,地球也不是繞著妳轉。

 

妳曾經不止拿以前的這件事來說嘴–大學時候我們一起和宇惠在西門町逛街的事情。

我沒有反駁過,但是不是因為我贊同你。是因為,我不可能去說妳哪裡錯了。因為妳無法接受別人說妳的。

(無奈,我會去避免踩妳的地雷,妳卻不會避免來踩我的地雷)。

這件事情裡,我要說的是,並不是因為妳生理期來,所以你就可以大方的擺臭臉。沒有人有任何義務要去接受你的負面的情緒。

今天就算我朋友走了,我在家裡哭的很傷心,我出門和朋友一起,或是工作,我一樣是展露我的笑容。

不管再悲痛,沒有人有必要這樣莫名的接受我的臭臉。

這個道理,妳可能很難懂吧?因為,妳的世界裡永遠只有妳自己,妳永遠都是以妳為出發點,It’s always ALL about you only.

妳有沒有想過,當年,如果妳是在逛街前,就先打低姿態和朋友說:歹勢,因為不太舒服,所以臉色會不太好看。—-當時就會有不同的結局。

可是妳對妳生理期來這件事永遠都是,「我就是那個來,你就是要容忍我」的高姿態。

 

講以前的事情不是為了翻舊帳,只是要讓妳知道,這次電話裡妳的冷漠,不是單一事件。而是讓我一整個看清楚了。

其實以前就有一些事,我只是放在心裡沒有說。而在那通電話裡,我徹底心寒了,這怎麼會是我花心思交了多年的朋友。

 

不是只要可以一起吃吃喝喝,聊天打屁的很開心就是朋友。如果這樣就是的話,我的朋友太多了。

妳打電話來抱怨一兩個小時,在講完的時候再隨口問句:妳最近還好吧?你以為真的每次都很好嗎?沒有人的日子是永遠順遂的。

但是其實妳根本也不會在意最後我的回答是什麼,因為你只是把別人當垃圾車而已,倒完就走了。

我以前沒有領悟到我是垃圾車這件事,到了那通電話裡,我才真的徹底看清楚。

 

我前幾天去一個以前同事家吃飯。這個同事講到以前有位討人厭的公主病同事(A)又打電話給她了。

一說到A,我馬上回想起兩三年前,我同事在跟我講A的事情。

她曾經跟我說:A下班後還要打電話跟他抱怨公事抱怨一兩個小時。有一次我同事在聽講完A那些垃圾後,跟A說:他身體有點不舒服之類的。A也沒說什麼,就結束對話了。

她說:這個人眼裡只有她自己,只有她自己的事情才是事情,別人的事情她完全不關心。

登愣—-很耳熟吧,A跟你是同一種人耶。

我跟朋友講了以後,朋友說:妳怎麼會跟這種人做朋友這麼多年?

我也是覺得好懊悔,有種浪費了很多年的光陰的感覺。

 

我終於醒了。

結論是:妳不要再打電話給我了。我們朋友做到這裡就好。

點閱: 44

Let'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