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http://pic.pimg.tw/dewdew/1207634478.jpg"width="145"height="200"align="left"
喜歡不管到哪都背著我的CANON EOS50,(即使在現在這已經是個落伍的裝備),
只要到了新的一個地方,
我的食指便會無法制止的動了起來。
透過鏡頭所看到的和肉眼所看到的不同,
由我的食指按下快門、咖擦、決定性地一聲,
那一聲就像是櫻花粟似的,讓我上癮。
疲累的時候、那一聲喀擦透過手指傳來的輕微震動,
不知給我灌注過多少泉力。

某個週末的夜晚,揹起我的腳架。到賽那河畔尋找我的活力泉源。
就這樣不小心醉倒在巴黎的夜晚。
不知為何夜晚總是比白天更令人眩惑,
不知它曾使多少人迷失他們的腳步。

艾非爾鐵塔一到整點時,
數千展的燈泡此起彼落的閃耀著,
每當這個時刻一道總是會傳來眾多遊客的驚嘆聲,
我站在他對面的夏佑宮尋找它最美的角度。

塞納河畔,夜晚昏黃登光照射下,
應該陰森的古監獄看起來像華麗的古堡。

從新橋沿著河畔走著。
聖母院旁一堆年輕人排起龐大的陣勢表演著溜滑板。
SAINT MICHEL一區的餐廳永遠熱鬧滾滾。
即使已經是子時了,跟我一樣醉了的幾名男子,
在嬉鬧中帶著微醺的酒意從藝術橋上往河裡跳去。
大家圍觀一陣歡呼!

在巴黎鐵塔上看著腳下的火柴盒樓房,一盞盞緩緩地漸續地亮了起來。
想著那一戶人家裡住著什麼樣的人呢?
每戶人家都有它們不同的故事吧!
====================================
又是一篇以前的日記。

點閱: 31

Let's share!